【刺客列传】【慕容离】故国旧梦

一只少年阿离,人生第一次写同人为美人咯

关于文中出现的“慕容黎”,编剧姐姐说阿离在亡国前就是这个名字,最后因为后期麻烦所以统一成“离”了,残念

这里就当梗来用啦

 

 

那是在夏夜的游宴上,正值一年中的伏月,天气闷热得紧,绮年玉貌的女孩子们身披的薄纱,与高髻上流光溢彩的玛瑙珠钗,成了宫中最明艳而清丽的色彩。晚风掠过荷花池中小小凉亭那高卷的竹帘,微波荡漾的水面上蒙着一层似真似假的雾霭,碧玉似的翠柳为溽热的盛夏添了一丝清凉之气,远处不时传来的莺声燕语与珠玉相撞的脆响,更宛若一片薄冰坠入沸水之中,抚平了随暑气而至的焦虑。

慕容黎倚栏而坐,白净如玉的面上已然有几分醉态,平日里总是淡如云烟的眸子,此刻却带着些许半真半假的惆怅。他本不善饮酒,碍于王家的脸面,宴上小酌了几杯,却仍是醉得糊涂。好不容易才从繁缛礼节中脱身,逃到这小小凉亭中偷个清闲。

月色朦胧,荷花池中蛙鸣一片,夜风吹散了倦怠的酒意。繁星点点的夜幕中是宫娥们纷飞的纸鸢,石榴红、藕荷粉、菖蒲紫……无数令人眼花缭乱的颜色纠缠在一起,仿佛还带着女孩子们银铃般的笑声。情窦初开的怀春少女,总喜欢这些满怀粉红心思的小玩意,她们将自己与心上人的名姓写在纸扎的小小鸳鸯上,再放飞到空中,好让天神能够实现自己的心愿。

他不由得有些恍惚。

他依稀记起,在他还是个稚童时,他的母妃也曾在这盛夏的游宴上,放飞一只祥云纹饰的纸鸢。

那位尊贵的王妃,如同正值豆蔻年华的少女一般,充满期许的目光追逐着那只微不足道的、却承载着无数心愿的小小鸟儿。

“要保佑我们的小黎儿平平安安!”

“他是世上最可爱的孩子,比谁都更勇敢更坚强,天神会永远保护着他!”

那银铃似的欢快笑声,与不含半分玩笑之意的美好祈愿,是他对母妃最后的记忆。

母妃……

母妃去哪儿了呢?

是与纸鸢一同飞走了吗?

他望见女孩子们花花绿绿的纸鸢纠缠着,越飞越远,逐渐消失在了夜幕中。

那小小的鸳鸯,飞去了哪里呢?

是将少女们的心愿传达给天神了吗?还是飞到那天河的鹊桥之上,一睹牛郎与织女的相会呢……

胡思乱想着,他阖上了眼睑。

晚风携带着困意袭来,思绪沉入了水底,他仿佛见到母妃坐在那数丈高的秋千上,艳丽的衣袂在风中飞舞着,明媚如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天地间。

他努力想要伸出手捉住母妃的衣襟,却怎么也够不到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母妃越飞越高,越飞越远,终化成了一只彩蝶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母妃……母妃!

母妃不要走!回来!快回来!

他猛地惊醒。

绿丛深处灯火通明,宫娥们莺声依旧,推杯换盏的游戏仍在继续。荷花池上,有蜻蜓掠过水面,留下一片涟漪。

他正倚在竹亭的围栏上,方才竟是睡去了,紧握的手心满是发腻的汗。自嘲一笑,才发觉自己逃宴时走得匆忙,只着了一件薄薄的夏衫,亭子上又风大,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。

怕是已过了亥时了吧?该回去了……

他起身抚平衣衫上的皱褶,缓步出了竹亭,朝寝宫的方向行去。

还真是……困呀……

游宴已至尾声,宫娥们的莺声燕语逐渐散去了,那宫中通亮的灯火,也一盏一盏地灭了。

唯独那一盘明晃晃的月儿,仍不知倦地挂在天上。

宫中又是一片寂寥。

眷眷往昔时,忆此断人肠。

 
评论(13)
热度(15)
© 糖蒸酥酪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