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执明X慕容离】玉楼明月长相忆

奏是一发没啥技术含量的小甜饼

在山顶吹风吹出来的产物

 

正是“满城尽带黄金甲”的暮秋时节,宫娥们纷纷换上轻盈而艳丽的长衫,在花间走动,远远望去,仿佛四月芳菲。除了象征富贵荣华的秋菊,此时羽琼花也开得正盛,向煦台的水榭边,更是宛若一片芳香四溢的云海,如梦似幻。

夜色已深,柔和的月光好似一段滚着银边的织锦洒落下来,整座水榭都仿佛置身于一片薄雾之中。池水波光粼粼,不时有一尾锦鲤跃出水面,打破了宫禁时分的寂静,又匆匆沉潜水底,不见了踪影。

慕容离凭栏而立,面色潮红,剪水双瞳里尽是醉酒后的茫然失措,竟有几分似真似假的媚意。身上也并非如往日那般一袭红装,只着了件月白罗袍,被一片羽琼花所簇拥着,一时间竟辨不清何为花,何为人。

一阵熏风吹过,只觉暗香袭人。

是羽琼花的香气吗……

曾几何时,那位远在异国的王妃也曾带领着一众宫娥,在宫苑中亲手种下一株又一株的羽琼花。每至开花时节,整座王宫都沉浸在淡雅芬芳的香气之中,仿佛天地间都被一片白茫茫的花海所覆盖。

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呢……

忽地,一颗石子落入池中,激起朵朵水花,打破了思绪的蛛网。猛然回过神来,酒已醒了半分,只见执明偏头立在一旁,忧心忡忡地凝视着自己。

慕容离一惊,忙后退两步,“夜已深,王上怎还未歇息?”

“本王还想问问阿离为何还未歇息呢,”执明似是责怪道,“本王睡不着,出来走走,看见向煦台的灯还未熄,便过来瞧瞧。”

“王上费心了。在下不过方才小酌了两杯,想到羽琼花开得正盛,便想来月下赏花。”

“月下赏花?”执明本想道一句“这破花有什么好看的”,又想到慕容离对羽琼花正是爱极了,只好改口道:“阿离一个人站着赏花多没意思,不如与本王去竹亭中歇着。”说罢便要去扶。

慕容离见状忙又退了两步,却是让执明扑了空,“王上说什么,在下答应便是。”

执明撇撇嘴,似是委屈,又不好说些什么,只好跟了前去。

亭上四面通风,虽暑气尚未完全退去,却也是暮秋时分,天气还是有些凉的。执明见慕容离穿着单薄,又忍不住担忧起来:“阿离冷不冷?要不要命人去添件衣服?”

慕容离淡淡道:“多谢王上关心,在下并不觉冷。”

“阿离是不是有心事?要不然,也不会睡不着。”

“王上想多了,在下并无心事。”

两人间一时又没了话语。

虽有鲤鱼不时扑腾着水面,但缺了蝉鸣,这宫中的夜晚仍是寂寞的。

缄默了半晌,却是慕容离先开了口:“王上觉得,月亮和我,哪个比较美?”

话一出口,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。只见执明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“月亮自然是美的……可是和阿离比起来,恐怕还是要逊色几分。”

慕容离见他面上竟是从未有过的认真,不由得苦笑,“王上说笑了。明月高高在上,岂是在下一介凡人可以相比的。”

“阿离就是好,不但长得好看,箫吹得好,人也好。别说什么月亮了,就算把整个天下都给我,也及不上阿离半分。阿离总是闷闷不乐的,莫澜说,在宫中移栽些羽琼花,阿离就会高兴,可阿离仍是闷闷不乐的。阿离想要什么,我就给你什么。阿离若是想要天上的月亮,我就命人在宫中修个高台,亲自给你把月亮摘下来。所以阿离不要再不高兴了,好不好?”

“若是我要这天下呢?”

若是我要这天下,你会不会给我?

“若是阿离想要这天下……”执明挠挠头,似是有点为难,又突然坚定了语气,“我现在这幅样子,肯定没法把天下打下来。但是阿离你放心,明天我就去和太傅好好学习为君之道,定为阿离夺了这天下!”

慕容离闻言失笑。

“傻瓜。”

果真是个傻瓜。

天底下,怎会有这般痴傻的人?

傻到让人讨厌不起来。

可终究是生错了世道。江山社稷,国恨家仇,待到曲终人散,繁华落尽之时,不过是镜花水月一场空。

只盼来生。

“王上。”

“嗯?”

“月下赏花,果真妙不可言。”

 
评论(4)
热度(38)
© 糖蒸酥酪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