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执离】未若柳絮因风起 1

写一个执离的《浮生六记》,瑶光特产太妃糖,甜到忧伤~

夏雨宜弈棋*

 

伏月是最难熬的。

 

慕容黎一手持了狼毫笔,端居于荷风亭内,细细批阅着奏章。亭外雨大如瓢泼,湖上有薄雾升起,似一层轻纱,在雨中弥漫鼓荡。有道是:夏雨如赦书*。而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夏雨,却并未消除缠绵王城多日的暑气,仍是燥热非常。慕容黎也不禁愈发烦躁起来,便一手丢了笔,观赏起湖上的大片莲荷来。一旁侍立的宫人见状,忙将奏折笔砚等物一并撤了下来。虽未有“留得枯荷听雨声”的雅兴,但新荷雨声依旧,倒也有几分趣味。

 

执明一脚迈进荷风亭,看见的便是这般景象。

 

他瞧...

我居然才看见小仙女儿的腰带……大概是刺列里目前最精细的一件配饰了,配色深沉了啊,不是大红大红的了,好看

【男妃梗】画堂香烬 章一

章一

他在一道道回廊中漫无目的地游走,四周云雾缭绕,宛若仙境,一点点星光自云雾深处升起,如昙花一现,又匆匆不见了踪影。仿佛是被那光亮所蛊惑,他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,向那光之源追寻而去。愈是向前,那星光便愈发明亮。终于,他拨开重重浓雾,看清了眼前的事物。

那星光所在,原来是一面金光闪闪的行障,画卷上贴了金片,拓在绫面上,十分耀目。金片上所绘的,无非花树、祥云一类,却也是精细非常,而在画卷的正中央,则用彩羽绣了一只活灵活现的孔雀。

他心下一颤。仿佛是被眼前的景象所撼动,他猛地睁开了双眼。

慕容离凝视着帐顶上垂悬的金香球,一缕残烟从龙首中逸出,在空中游走片刻,似是贪恋这人世间最后的香...

【男妃梗】画堂香烬

一灯如豆。

他坐在一面鸾镜前,一手持了银罂,正往面上扑粉。

他打量着镜中的脸。奈何镜上蒙了脂粉,已经昏了,只能瞧见一个糊成一团儿的面影。他心下一恼,索性不再去瞧。

扑罢粉,玉指从彩奁里捏出一片芙蓉朱钿,上了胶,细细贴在额上。

忽地,他发现了映在素窗上的人影。

他吃了一惊,“何事?”

那小厮隔窗答道:“王上早起,说是要见娘娘,不知娘娘晨妆……”

“罢,我去便是了。”他略一蹙眉,在唇上点了膏脂,“来人,把我的珠子都拿来。”

宫人们忙捧来十一只奁盒,登时一片珠光宝气。

他细瞧了半会儿,目光在一盒盒的玉摇金钗间流连,最终落在了最后一只奁盒里的血玉簪上。

这血玉簪乃是昔日王上所...

妈的智障跳泥煤的大神233333
甜不过三秒,接下来虐成狗

终于要开!虐!了!
怀中抱离杀!!!!!!
啊啊啊啊啊我成仙了!
我本以为泥石流要和阿离翻脸了,结果来了句:谁敢欺负我媳妇我捅死他!!!
这段没有截图,但是真爱啊!!!
糖与刀子齐飞!爽到飞起!!!

媳妇你喜欢啥!我都买买买!

© 糖蒸酥酪|Powered by LOFTER